预防通胀抬升?还是扶持实体复苏?周小川“走哪条路”

分享到:

博览研究员注意到,不只是国内,近期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通胀预期也不断抬升。

那么,面对海外通胀再起,国内央行将会如何应对?周小川是否会紧随耶妈步伐进行加息?还是继续把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中间的差距放大?

◆博览研究员认为,当前央行需要考虑三重因素:一是海外通胀抬升,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带来的外部压力;二是国内通胀抬头,CPI、PPI连创新高,基建需求提升,警防资产价格泡沫过高;三是实体经济融资的需要。而显然三重因素里央行和周小川最看重的是实体经济。

目前来看,央行对金融市场的“定向加息”并未给实体经济带来较大负面影响,因此博览研究员维持我们此前的判断——货币政策“稳健中性”、金融市场“定向加息”的格局还将延续。但博览研究员也并不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将全面加息。目前无论是美国还是国内的最新CPI数据,均未为超过3%,通胀幅度并不大,同时即使近期基建大增,但经济增长难言“过热”,并不具备全面加息的条件。

事实上,博览研究员注意到,从央行2016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来看,最大变化是金融调控采用了“双支柱政策框架”——“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意味着央行不再仅仅关注于通胀,还关注资产价格泡沫。这更表明通胀并不是当前央行考虑的主要因素。因此,即使当前海外通胀压力抬升,但央行可能不会过多关注,短中期内央行全面加息概率较小。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海外通胀大幅抬升,对国内实体经济运行形成一定压力时,我们不排除央行会将“加息”纳入政策考虑的可能。

全球通胀预期不断抬升下,耶妈惊爆鹰派言论

◆博览研究员注意到,不只是国内,近期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通胀预期也不断抬升。

2月15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月未季调CPI年率上升2.5%,升幅创4年以来最大,因汽油价格和其他商品价格上升,暗示美国通胀压力正在积聚;2月14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月PPI月率连续第三个月上涨,涨幅创4年来最大,因能源产品以及部分服务业成本上升,但强劲美元继续对通胀起到抑制作用;2月13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数据显示,美国家庭对消费者价格通胀的预期上升到2015年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对一年后通胀预期从上个月的2.8%上升到3.0%,这加强了利率上升的观点。

在此背景下,我们也就不难理解2月14日耶伦为何惊爆鹰派言论,“美联储能够继续缓慢加息,但在收紧货币政策方面等待太久是不明智的”。随后美元指数不断走强。

显然,正是由于美国经济持续强势,通胀不断抬升,让美联储开始考虑加快加息步伐。

海内外CPI均未超3%下,短中期内央行货币政策方向仍以实体经济为主,难言全面加息

那么,面对海外通胀再起,国内央行将会如何应对?周小川是否会紧随耶妈步伐进行加息?还是继续把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中间的差距放大?

◆博览研究员认为,当前央行在货币政策方向上需要考虑面临着三重因素:一是海外通胀抬升,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带来的外部压力;二是国内通胀抬头,CPI、PPI连创新高,基建需求提升,警防资产价格泡沫过高;三是实体经济融资的需要。

◆而博览研究员认为,显然三重因素里央行和周小川最看重的是实体经济,如果为抑制通胀抬升和资产价格泡沫采取货币政策收紧,将对实体经济造成较大影响,那么周小川不会盲目跟随耶妈步伐;如果当前的收紧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较大影响,那么当前的货币政策格局还将持续。目前来看,央行对金融市场的“定向加息”并未给实体经济带来较大负面影响,因此博览研究员判断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格局还将延续。同时,博览研究员也并不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将会加速收紧,全面加息。尽管国内外通胀预期进一步抬升,但无论是美国还是国内的最新CPI数据,均未为超过3%,可见通胀幅度并不大,同时即使近期基建大增,但国内经济运行仍是“稳”字当头,经济增速上并不具备全面加息的条件。

事实上,博览研究员注意到,从央行2016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来看,最大变化是金融调控采用了“双支柱政策框架”——“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意味着央行不再仅仅关注于通胀,还关注资产价格泡沫。这更表明通胀并不是当前央行考虑的主要因素。因此,即使当前海外通胀压力抬升,但央行可能不会过多关注,短中期内央行全面加息概率较小。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海外通胀大幅抬升,对国内实体经济运行形成一定压力时,我们不排除央行会将“加息”纳入政策考虑的可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