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看,“政治正确为纲”或令今年股市遭三大挑战!

分享到:

通过对刘士余在2017年证券期货行业监管会议上的讲话,及其上任一年来在一些重大事件上的作为,不少舆论认为他是一位有着极大“政治家”色彩的经济管理官员,并提出2017年A股监管工作的实质就是“政治正确”为纲。在这一基础上,结合逻辑推理和过往发生的事实,博览财经研究员认为,“政治正确”于监管者而言,当然是没有问题。但这一原则,在面对具有“市场选择优先”基本特征和规律的股市和股市投资者时,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可能会面临3类挑战。这些挑战,会在特点时间段或时点成为A股的风险点。投资人在进行投资计划安排时,应对它们有充分考虑,既规避风险,也运用逆向思维,抓住重要交易时机。

挑战一:既有监管方法的有效性明显递减——“政治正确”与“市场总是对的”的矛盾激化

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A股以“场内资金博弈”为主的资金环境下,坚持现有的首发和再融资推进方法,将使股票总供给与资金总供给之间的矛盾面临进一步紧张的危险,不排除市场在未来出现“时点性”流动性不足或相关预期失去信心的情况。1月份出现的连续一周的下跌就是例子。二是监管方法的威慑力下降。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件是,如果以政治家监管的思维来判断,自2017年1月以来,不论是官媒还是机构、个人对IPO和再融资所做的分析和争论,其实都是错的。

错误之一:过往的争论将IPO和“再融资”视为一对矛盾的事物,并认为IPO是对的,“再融资”有问题,要加强监管。然而,从政治家的角度看,股市当前的重要功能就是“融资”,IPO和“再融资”只是方法论问题,它们的关系就像黑猫与白猫一样。

得出这一判断的依据如下:1、刘士余的讲话中,没有说加强“再融资”监管,也没有说2017年压缩“再融资”规模。2、刘士余强调,“市场基础性功能要强化”,“紧紧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切实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他说,“去年资本市场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贡献,融资额度全球第一”;“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而对于“融资”,在刘士余的语境里,是包括“首发”和“再融资”两个部分的。他的原话是:“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贡献,2016年,首发和再融资合计1.33万亿元,同比增长59%。”

错误之二:认为“再融资”有问题,所以监管将加力,相应地,其规模会比2016年小。然而,从政治家的角度看,既然IPO和“再融资”的关系不过是黑猫与白猫的关系,就没有必要打压任何一种猫抓老鼠的积极性。此外,股市从服务于大局,国企改革是大局中的重要部分,“再融资”当然不能人为压制。

得出这一判断的依据,除了支持前一结论的两点外,博览财经研究员此前的专项研究报告也是依据之一(详见2月7日内参《重磅会议前官媒重申严控再融资,但愿望真能实现吗?难!》一文)。该报告中我指出,恰恰是在证监会修改了重大资产重组办法之后,A股的再融资规模比修法前增长了1倍。

在承认上述错误的基础之上,紧接着要承认的是,以“首发”、“再融资”形成的2017年股票供给总量(按相对应的融资总量衡量),将不会小于2016的规模。与此同时,要注意的是,刘士余在讲话中,没有谈及如何向市场引资。因此,虽然证监会通过多种方法,使股市很好的完成了融资重任,但随着股票总供给与资金总供给之间的矛盾进一步紧张,融资任务的完成将面临着挑战,一旦未来出现“时点性”流动性不足或相关预期失去信心的情况,就是既有监管方法有效性递减的表现。

对于监管方法的威慑力下降的危险,支持这一判断的依据之一,就是官媒有关“白条承诺”的报道。

所谓“白条承诺”,是指一些上市企业或其实际控制人虽作出承诺,但最终并没有兑现。在该报道中,人们了解到,2014年监管层出台了专项管理规范,但依然没有挡住“白条承诺”的出现。博览财经研究员进一步查找资料,发现即便是“从严监管”的2016年,“白条承诺”的事情也不好,影响较大的有一汽集团不履行有关取消同业竞争的承诺,引发投资人维权,但时至今日仍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一事。如果监管层在相关监管方法上不做出改变,“从严”一说的威慑力必然打折。

挑战二:始终缺乏顶层设计,强监管在法治优化、制度改革的先天缺失,今年会遭遇更大争议

具体的说,这一挑战是指:由于缺少从法治的角度对既有管理方法展开优化,使市场对监管者或监管行为产生负面预期。

2016年,刘士余因“妖精论”而陷入议论之中。试想,如果法律、法规规定更精妙一些,证监会的行动方式必将与当然不同,刘士余也不会陷入尴尬之中?事实上,参与相关股票的普通投资人,也存在着将自己的资金损失,归咎于“妖精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事先无法预见的“监管式黑天鹅”。

在2016年初,刘主席上台伊始,市场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热议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等顶层的法制化、制度化重新规范。然而,时隔一年之后通读此次会议通稿,并结合2016年证监会“依法监管、从严监管”的具体实践,可以看出,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并不是证监会2016工作的重点,在2017年同样不是!

事实上,“妖精”在2016年所使用的手法,并不是高精尖的操作,而是多年来存在于A股的现象。可以肯定,2017年证监会也必然会面对这种“妖术”。所以,短板不补,造成的是市场对出现“监管式黑天鹅”的持续担忧,影响的是对市场“稳”的预期和资金长期留在市场中的信心。

挑战三:“打”大鳄等,在操作过程中带来的市场稳定性挑战

在上文中,博览财经研究员提到,2017年证监会的工作就是“稳”、“打”、“放”三个字。而“打”字承载着多层面的考虑。

由此,我判断,刘士余所说的要逮回来的“大鳄”,应该有“树大根深”、“历史悠久”、“渊源深厚”等特点。正因为这些特点,相关打击,既会在特定时间段对多支股票带来情绪扰动,也可能影响整个市场的短期资金流动性及预期。

综上所述,在大局决定A股的基本前提下,2017年的证监会监管可能面临三类挑战。投资人在进行投资计划安排时,应对它们有充分考虑,既规避风险,也运用逆向思维,抓住重要交易时机。


评论